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都城太子 1-6

都城太子 1-6_都城太子 1-6

    第一

  我叫孔德斌。从小就跟爷爷,奶奶住在一个偏远的农村,从记事起爸爸,妈
妈就很少在我身边,他们都在城里的工作,工作忙,我是爷爷,奶奶抚养大的。

  爷爷是个行医的,经常帮村里的人看看病,抓抓药。村里人都叫我爷爷孔大
夫。

  其实我家祖传就是行医的,也不知道从哪辈子起,就是皇家御医。但是爸爸
却不做大夫。

  爸爸和爷爷的关係不好,虽然过年爸爸也回来,但经常是住几天就走。听说
是文革的时候,爷爷因为出身不好,就被下方到这个穷村子改造。爸爸也因为出
身不好,上大学什幺的都轮不上,只能做个工人。

  我从小时候听爷爷讲他的爷爷在京城给皇上,大官治病的故事。讲了一遍又
一遍,我都能背下来了。也经常给我看一些医学的书籍,都是那种古书,也同样
是讲解了一遍又一遍。

  讲的最多的就是各种药材的药性,能治什幺病。还没上学的我就能说出很多
让人不知的草药的名字,也知道很多治病的方法。

  爷爷把我管得很严,所以我很少出去跟小伙伴玩。爷爷还教我写字,也教我
一些初浅的功夫。年纪小的我总是学的很快。

  每天早起练功,吃早饭学习写字,背诗,下午就跟着爷爷上山采药,回家就
是听爷爷讲故事,讲药材。我也经常帮爷爷给人看病,抓药。

  小时候最神奇的就是村里有什幺大事都找我爷爷。上面催粮,农村孩子进城
市大厂的指标,甚至连计划生育委员会来人都要找我爷爷,爷爷只是让我给他抓
了些药材,然后拿着烟斗和烟袋一去就能摆平。

  我记得有一次村长请自来水公司给我们村引自来水管子,自来水公司派人来
看了后,就由上边的领导亲自来村里,跟村长谈工事费的问题。他们要的钱额跟
村里能出的钱额相差太大,村长就来叫我爷爷。

  爷爷含了一个解药就照例拿着烟斗就去了,我们几个孩子觉得有趣,就扒在
床上看。只见进去后,把村长都支了出去。点上烟斗抽了两口,就跟自来水公司
领导唠家常。一会儿,几个领导就两眼呆滞,爷爷说:「村里穷,我们拿不出多
少钱,村长给的这个价钱,你签字吧。」那个领导马上拿起笔签了字。

  爷爷熄灭了烟斗,打开窗户,把我们几个小孩子哄走。

  又过了一会儿,爷爷让我去叫村长。村长看爷爷有摆平了自来水公司领导,
高兴地不得了。可是那几个自来水公司的领导确是哑口无言。

  白纸黑字,板上钉钉的事情,自来水公司的领导也不能悔改,就只好吃哑巴
亏,给我们村按了自来水。

  可是那个药方我始终觉得神奇,我问爷爷,爷爷说:「你还小,把爷爷的东
西都学会,你就知道了。」

  要上小学了,爷爷说村里没有能教我的老师,一家人商量了一下,结果是爷
爷,奶奶都搬到城里,一起住。爷爷,奶奶总觉得乡下住习惯了,但考虑到我,
也考虑到他们的年纪大了,有我父母在身边有个照顾,就应下了。

  就这样我就进了城,上了一所还比较有名气的小学,但是爷爷还是照老样子,
我放学回家没事做,就给我讲故事,讲药材。

  小学6年很快就过去,爸爸让我上省城的中学,说那里的教学品质好。

  我的学习成绩是没有什幺问题,可以这样一来就要住到省城了。

  爸爸,妈妈有工作不能离开,爷爷,奶奶年纪又大了,也不能照顾我。只好
让我一个人去省城。

  还好,爸爸厂里退休的老厂长的孩子在省城工作,住的地方比较宽敞,正在
招租。租给其他人不如租给朋友。就这样,爸妈把我带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家。

  刚到这家,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家好大啊!

  爸妈在县城住的是2室一厅的房子,我跟爷爷奶奶住一个房间,爸妈一个房
间。

  而这家足足有5个房间,还有一个足有我家大小的一个客厅。

  家住人是一对20几岁的夫妇,没有孩子。男的叫刘维,35岁,是个做软
件的175左右的个头,圆圆脸,留着平头,看上去就很精神。女的叫付蕊,2
9岁,165左右的个头,瓜子脸,是个幼儿教师。他们结婚5年,没有孩子。

  买了个大房子本想让那位退休的老厂长和老伴儿一起来住的,可是老两口不
习惯大城市的环境,来住了3个月就会县城了。

  空了的房子就想招租,正好我来了。

  爸妈跟他们客气了一番,让我叫他们「刘叔」「付姨」,我大声的叫了他们。

  他们把我安排到他们卧室旁的10平方左右的朝阳房间。

  爸妈看环境都不错,又谈了一下租金,也感到很满意,对他们又是一番感谢
后就恋恋不捨说要回去。

  我只好送他们去车站。离别时,妈妈留下了眼泪,不知怎的,我也哭了。


                第二章

  中学还有2周才开学,这几天我都在刘叔家里整理我带来的书本。刘叔和付
姨对我也很好,每天都做好吃的给我吃。

  有一天,付姨準时下班回家,做好饭就在家里等刘叔。等到快8点,刘叔才
回来,一看就是很累的样子。

  大家一起吃过饭,我和刘叔就一起去看电视,看着看着刘叔就睡了。

  我看他这幺累,就轻轻地叫醒了他,让他趴在地毯上,我给他按摩。刘叔一
听要按摩,高兴的躺下。

  我那按摩技术可不是那地摊货,可是我家祖传的,于是我就给他按摩,大约
一个小时,刘叔只觉得一天的疲劳都化解了,就跟付姨说,让我给付姨也按一按。
就这样,按摩到接近12点,他们才轻鬆的去睡了,我也累的马上就睡了。

  自从我给他们按摩之后,他们就每天都让我帮他们按摩。

  可是一上学,麻烦事就来了。我上的中学是一所重点中学,所谓的重点就是
课时多,作业多。

  回家后,刚吃完饭想做作业,他们就让我给他们按摩。

  我又不好说不给他们按摩,这样我的作业就要在给他们按摩后才能做,有时
候要做到下半夜才能睡觉。

  一来二去,我上课就觉得没有精神。

  这样可不行,怎幺才能让他们不做按摩呢,跟爸妈说吧,爸妈都是老实人,
觉得在他们家住给我这幺多方便,肯定不能启齿。可是我自己又没有别的办法,
怎幺能让他们不让我做按摩呢?

  突然我想起些什幺,是药,对是那个爷爷研製的那个烟草,可是我不抽烟,
刘叔也不抽烟,那怎幺办呢?

  这几天按摩时我发现,我在按摩时给他们的一些健康的建议,他们都会做。
比如按摩时放轻音乐,早起练【五行拳】,当然也是我教给他们的。他们也感到
按照我的说法去做,每天身体都很舒适。

  一天我就在给刘叔按摩时,跟他说:「刘叔,按摩是从你的身体外部刺激你
的各个器官的反射区,不过还有从内部刺激你器官的方法,你想不想试一试?」

  刘叔听了能对身体有好处就马上说要试一试,于是我就给他一个方子,让他
明天去抓药。

  自然这方子是我改动了的,少写了几味药,多谢了几味壮阳的要。

  付姨第二天一下班就去买了,我也没閑着,那几味没写上的药,都比较便宜,
我自己去买的。

  付姨回来,把药都给我,我就到自己的房间开始配药,不能当烟抽,我可以
把这个方子做成香的来点着。

  于是吃完晚饭,果然刘叔又要按摩,我就让刘叔躺好,我跟他说,除了放轻
音乐,在点上香,这样按摩有内外双攻的效果,他们果然信了。

  于是,我到我的房间,吃了解药后拿着一个碟子,里边放着中草药,我让付
姨点燃中草药,一股清新的香气充满整个房间。

  我就开始给刘叔按摩,果然不到5分钟,付姨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刘叔闭
着眼,也是没有反应。

  我非常的紧张,这是成功了吗?我自己问着自己。

  于是我对付姨说,「付姨,给我拿一杯凉水好吗?」,付姨马上说:「是」。

  很快捧着一杯水给我。

  我又跟刘叔说:「刘叔,我最近手头紧,能给我100快钱吗?」

  刘叔马上说:「可以。」

  起身,从钱包里拿了100元给我。

  我看着捧着水杯的付姨和拿着钱的刘叔,我高兴的笑了,我催眠成功了。

  于是,我接受了他们的好意,让他们去看电视,10点準时睡觉,我就跑到
房间去做功课了。

  其实我知道,这个方子只在中药燃烧时起作用,烟味没了后半小时他们就会
清醒。

  让他们10点睡,是因为这些药只能燃烧到10点,他们睡一觉醒来,对于
我在催眠时让他们做的事,什幺都不会记得。

  我也不用给他们按摩,也能早睡,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就这样,每天吃晚饭后,我都会点上中药,让他们进入催眠状态。

  週五我的作业不多,在学校做完了,把他们催眠后我没有事做,就给他们聊
天。

  我问他们:「你们为什幺没有孩子?」,付姨说:「我们想要,天天行房,
可是总是怀不上。」

  我在爷爷的古书上也看到过,男女行房事,可是就是没有孩子的,可是我不
知道什幺是行房。

  我就问:「什幺是行房?」

  付姨就说:「就是做那个。」

  「做哪个啊?你们做给我看看」我说,于是,他们就说要到他们房间做。

  我说可以,就拿着燃着中药的碟子到了他们的房间。

  他们的房间中间是个大床,床头是他们的结婚照。

  然后,他们开始脱衣服,都脱光后,刘叔和付姨趟在床上开始亲吻。

  我的下边顿时就有了反应。

  刘叔就开始亲吻付姨的胸部,平时穿着衣服看不出来,都脱了才发现付姨的
胸还真不小。

  付姨的手也在刘叔的身上游走,最后停留在刘叔的阳具上,上下套弄。

  不过几分钟,刘叔的阳具就硬了起来,刘叔迫不及待的把付姨压在身下,阳
具对着付姨的阴道就插了进去,并且快速的抽插着。

  直看得我呼吸急促,口乾舌燥。我去拿了一杯水,站在门口,看着他们做爱。

  不到5分钟,刘叔的阳具一插到底,抱着付姨,身体颤动了几下,付姨也是
「啊,啊」喊了几声,两个人就不动了。大约过了一分钟,刘叔的阳具从付姨的
阴道里滑了出来,白花花的精液从阴道里流出。

  他们起身看着我,我没有让他们穿衣服,就这样裸身坐在床边。

  我对他们说:「我对行房了解不多,有没有能让我进一步了解的。」

  刘叔说:「我有一些外国的录影可以看,不过那些都比较下流。」

  我说我要看。

  他就从床下拿出几盘录影带,走到客厅,放到放像机里,我就开始聚精会神
的看起录影。

  刘叔和付姨也被我叫过来,裸身坐在我的两侧。

  我对男人没有兴趣,自然手就不自觉的在付姨的身上游走。

  录影的刺激,加上我的抚摸,我发现很快付姨的阴道里就流出水来,我知道
这就是阴经。

  这时录影里一个女的正在给男的口交,我就问付姨:「你为什幺刚才没有给
刘叔口交啊?」

  付姨说:「我嫌那里髒,从来都不做。」

  我立马来了兴趣,既然付姨没有做过口交,不如……

  于是我就命令付姨:「你趴到我两腿之间,帮我把我的裤子脱了。」

  付姨马上跪在我两腿之间,把我的裤子脱了。这时我的阳具已经把内裤顶出
来了一个小土包,难受的很。

  我又说:「是内裤一起脱。」

  付姨就两手扣在我的内裤边缘,将我的内裤脱下。我的阳具就立在付姨的眼
前。

  我就指着我的阳具对付姨说:「把它含到嘴里,学着录影的样子给我口交,
这是命令。」

  付姨就很不情愿的张开嘴,把我的阳具含了进去。

  第一次被女人口交,不想是那幺的舒服,只觉得随着付姨的口的上下动作,
一股股热血直充大脑,好舒服啊!!

  我看一边的刘叔,眼睛直盯着我的阳具,他的阳具也是直挺挺的,我看他难
受,我想起古书有写男女都可手淫,就跟他说:「你也可以手淫啊。」他马上手
握着自己的阳具开始上下套弄。

  女人给我的第一次口交,不到5分钟我就缴枪了,一股精液似乎是来自我的
身心内出,一发不可收拾。

  刘姨的嘴想离开我的阳具,不想让我全射到他的嘴里,这哪里可能,我双手
按着他的头,命令她不準动,就全数射到他的嘴里。还跟他说:「这是给你的赏
赐,以后我射到她嘴里的,都要全数吃下去。」

  她只好都咽了下去。

  再看一边的刘叔,也兴奋地手快速的上下套弄,一股精液射的全手都是。

  我没有理会他,扶起付姨,让她还坐在他刚才的位置,我们继续看录影。

  一盘看完,又换了第2盘,这盘是有些SM的,我好像进入一个新的世界,
没想到,女人也可以这样玩,不但有女人,还有男人被虐,录影的每一幕都给我
很大的刺激,我的阳具又一点点抬起头来。

  我直接抓过付姨的头,让她张开嘴,把阳具直接插了进去,扶着他的头,狠
狠的插,没有几下就射了精。

  这次我也没有让付姨的嘴离开我的阳具,强逼她给我清理,她把我的阳具含
入再吐出,虽然有时牙会碰到我的阳具,但是那种佔有感实在是太爽了。

  一边的刘叔也是看的眼睛都直了,我就让他自己解决,不过他这次手淫了5
分钟也没有射。

  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10点了,我就让他们把客厅和他们的卧房都回复如
初后,我们分别进入自己的房间,我开始计画下一步。


                第三章

  昨晚进入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想着付姨的口交,
还有他们的房事。总让我感到,现在的这个药方虽然是能在燃烧时催眠他人的作
用,但是催眠过后就什幺都不记得了,如果能有长时间催眠效果就好了。

  我又回忆起爷爷给我讲过一种草药的药效时,爷爷是说过的,如果在他的那
个方子里加入这味极具神经刺激的药,会长时间催眠的。可是因为是剧毒这个要
一般的药房是不会买的。

  我一夜翻来覆去,也不知道几点我才睡着。

  10点我才起床,还好是週六。

  来到客厅,昨晚的一幕一幕仍在眼前,看到付姨正在做饭,我问了声早。看
到付姨的嘴唇,我的下边又有反映了,哈哈。

  刘叔还没有起床,我问付姨,今天到哪里,付姨说逛街。

  我忽然想起昨天要找的那味药,既然药房没有买不知道能不能找地摊卖。

  我就给付姨提议说:「我看你们的身体,可能是多年的疲劳所积,尤其是刘
叔,应该调理一下,你知道我家是老中医,我也知道很多强身健体的药房,就是
有些药一般的药房没有,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哪里有卖奇特的药的,我们去看看。」

  付姨一听,马上答应。到卧室把刘叔也叫了起来,说今天要去找营养品。

  刘叔也说好,我们马上吃了早饭,就出发了。

  刘叔开车,我坐在后座,问了他们的要求。我总结了一下,他们要能够强身
健体,壮阳,滋阴,最后刘叔还不好意思的说,想有个孩子。我心里说,昨天你
们昨天都说了,也做给我看了,还有什幺不好意思的。

  刘叔好像平时也了解过这个城市的一些地下药房,可能也是想自己补一补,
但是找不到指点吧。很快就找了几家,药材是比药房的要稀有一些,不过假药也
是很多的。

  我挑了几味少见的药材,主要是滋阴,壮阳,还有的是做春药的,虽然买的
时候价钱让刘叔都心痛,但是一听是大补,也就买了。

  可是都没有找到我要找的那味药。最后到了一家很小的店里,没有摆放什幺
药材,就是些狼皮,兔皮什幺的。

  我看了看刘叔,刘叔示意让我直接问,我问店主老头几个稀有的药,他看了
看我让我等一下,从后边的库房里拿出了几个纸包,我打开看,都是成色很好的
药,我要的那味也在内。

  我说都要了。老头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邪笑,又看了看刘叔和付姨,就把
这几个包都给我。刘叔又付了一打钱。

  我性质匆匆的拿着药,说回家我来调製。回家的道上我又到一般的药房买了
些注射用的针管,针头,提纯用的玻璃器皿等。

  回到家,我就在一个空屋里开始安装我的设备,然后把那味药跟我以前的药
按照比例调好,提存后,提取了100ml的药剂,搞到半夜12点才完成。我
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床,就看明天了。

  周日,可能是兴奋的原因,7点我就起床。先是给他们熬了些滋阴,壮阳的
药,其实是给付姨做的春药,还有是我的壮阳药,至于刘叔嘛,哈哈,给他还用
壮阳嘛,吃些药味的粥就行了。

  他们9点才起床,还喊累。我心里说我比你们还累,你们吃了药就不累了。
于是我把给他们準备好的药都端到饭桌上,一边给他们讲解,一边看着他们吃下
去。

  然后我说要给他们按摩,他们高兴得很,于是又点上中草药,他们有进入了
短时间的催眠。

  这次我想儘快看到那100ml药的威力,就只烧了5分钟,在这分钟我给
他们各注射了30ml的药剂。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这个药剂应该起作用,于是我就又开始给刘叔按摩,半个
小时候,他们又回复正常,我就给付姨按摩。

    我看这表,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们都很安静,这时我说:「刘叔,付姨你
们不觉得家里很热嘛,不如都脱了吧。」

  其实,我也是下了很大的赌注,如果没催眠成功,这次就完了。

  结果,奇迹发生了,他们同声说:「是。」就开始脱衣服,平时很保守的付
姨,现在只穿着内衣站在那里,刘叔也只有内裤一条。

  「都脱了吧!」我说,他们果然照做,于是我开始给他们下命令:

    1,在这个家,我是他们的主人,他们是我的奴隶,他们的名字是维奴(刘
叔)和蕊奴(付姨),主人要住主卧室,两奴也要在主人左右,没经主人许可不
可相互接触,做事要得到主人的允许,包括大小便。出了这个家可以恢复刘叔,
付姨的身份,但是做任何事都要彙报主人,得到允许才能做,无论在何地只要主
人喊出奴的名字都要马上做回奴隶。

    2,作为奴隶在主人面前,不经允许不可以穿衣服,不可直立行走,要四腿
行走。

    3,主人说话是必须跪拜,不允许说「不」。

  4,每天早起,蕊奴要以口交的方式叫醒主人,维奴要监督蕊奴,并且手淫,
但是不可射精。主人起床后蕊奴要帮助主人穿衣,洗漱。维奴要给主人做饭。

    5,奴与主人不可以同桌吃饭,要趴着看着主人吃饭,做好主人的一切要求。

    6,主人上学后,要去认真工作,每月工资由主人支配。

    7,主人回家后要跪拜主人,得到允许才能做自己要做的事。

    8,每晚睡觉前,都要在主人面前手淫,蕊奴必须兴奋3次,维奴要看着蕊
奴手淫,但是不能射精,蕊奴兴奋后,分别把主
人给的命令读3遍才能睡觉。

    9,主人要奴做的事随时都可以补充就这样,两个大我十几岁的刘叔,付姨
成了我的奴隶,他们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地位,我就是这个家的主人。

  这时两个奴隶还是傻愣愣的站着,我马上呵斥道:「你们都是奴隶了,没听
清主人的命令吗!」

  蕊奴和维奴马上跪在我的脚边,大声的给我赔不是。

  我看快中午了,就让维奴给我做饭,命令蕊奴就坐在沙发上,两腿呈M字,
两手放在胯间,给我讲他的阴道的各个部分的名称,「这是大阴唇……这是阴核
……」其实我也没听。

  把我刚才的命令写在一张纸上,贴在主客房的墙上后,又拿了一张纸,看看
下午给这两个奴隶买些什幺。

  一会儿,维奴说饭做好了,我让他都给端到放桌上后,他跪在我的脚边等待
命令。

  我右脚搭在他的身上,让蕊奴跪在我的两腿之间,解开我的腰带,拿出我的
阳具,就给我口交。

  我一边吃饭,一边享受这她的口交。吃到一半我就一股精液射到她的小嘴里,
又命令他吞了精液后继续口交。这顿饭大约吃了半个小时。

  我吃饱后,就让他们把饭菜放在地毯上,他们跪着吃。

  下午,我把我要买的东西的两张纸给了他们,让他们分头去买。我就又转到
我的研究室去,继续提炼我的药。

本站资源由 dbtg3h.com 采集 2018天天秀天天吃天天爱,亚洲精品国产免费无码,看高清影视在线www,2018国产大陆天天弄, av国产av手机在线_dbtg3h.com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请自行关闭离开!